返回

战争前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hilltech-cz.com
     战争前奏 (第1/3页)
    

  林铮再也忍受不住,他心中想到:还是不行啊。。。然后就昏死过去。

  毕竟两者的差距太大了。他昏死过去之后,头顶乾元盘嗡嗡响,白光不要命的洒下,却于事无补。

  余波一层又一层,天崩地裂,日月无光。冲击波冲向四面八方,搅碎一切可视物,两刻钟之后,才能看清战况。

  “谁胜了?”路震看着炸出的巨大坑洞呐呐说道。强光中他并没看到林铮中刀的场面,不知林铮已经战败。

  不知他想知道,另一个也想知道。

  铜雷被林铮打败,剑意侵袭识海,晕倒过去。可他毕竟是引气九重的修士,昏迷几个时辰之后再度醒来。

  他摇摇头,还没搞清楚情况,就望见头顶灭世般的场景。他所处的位置离爆炸处不远,眼中刺眼光芒亮起,他立刻运气元气护住周身要害,可还是被波浪卷中。

  头顶一声惊雷,紧接炫目的白光,再后气浪横扫而过,冰冷沧桑的气息飞掠,他哀嚎一声昏迷过去。

  久久,像是一个宇宙轮回一样漫长,余波终于平息。

  方圆数里出现一个深坑,坑中冰火,熔岩流淌,焦黑的大地上土块,草根,混乱不堪。

  一片死寂的坑洞中,突然伸出一只手,破开碎土,黑衣少年挣扎着爬起。

  “咳咳。”他低头吐出一团鲜血,苍白的脸上显示他受伤不轻。

  他站在废墟中,冰爽,熔岩环绕在脚下,一动不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身上的气息要比以往弱上几分,微不可寻,可他还站着,纵然伤痕累累,没倒下就是胜利。

  吞下疗伤丹药,剑眉舒展,身体略有恢复。

  铜影第一时间并没有打坐,而是运转元气,神识之力散出,以他为中心辐射向四周,寻找生命迹象。

  一扫之后,他就惊喜的发现神识壮大了不少,嘴角勾起笑意,自己果然没有猜错,意志的碰撞能加深感悟,壮大刀意。

  神识在巨坑内来回扫荡,他一直保持一个姿势。

  突然,他发现了生命的气息,他脚下土块蹦开,飞身而出。在巨坑中伸手一抓,掂出一个高大人影。

  “影统领,多谢救命。”高大人影正是铜雷,他受伤颇重,被困土堆下,幸得铜影搭救,拱手有气无力的说道。

  铜影把其扔到一旁,继续搜寻。铜雷立刻吃下丹药,盘膝调养。

  这一搜就是半个时辰,巨坑被他仔仔细细搜查一遍,再没一个活物。

  他疲惫的坐在地上,疑惑林铮去了哪里。

  “影统领威武,那小子一定被炸的灰飞烟灭了。”铜雷调养完毕,能行动了。

  铜影摇了摇头,没有言语,他不这么认为。就算林铮被炸死,那小胖子呢?路震可不在爆炸中心。

  “把碎土都挪开。”铜影冷漠的说道。

  “啊!这是为何?”铜雷看着铺天盖地的碎土,脸苦成麻花,这可是不小的工作量。

  “死要见尸。”

  “不用了吧,那小子定然身死,我们回去报告战果不就行了。”

  “去不去?”铜影眼神一凌,血色元气翻滚。

  “我去,我去。”在铜影森冷的目光中,铜雷如堕冰窖,立刻屈服。

  他运起元气,手上电光激荡,所过之处,碎土通通被掀飞,如同人性形挖掘机横推而过。

  可他毕竟有伤在身,不能无限制使用元气,干一会,歇一会,又过半个时辰,终于巨坑清扫干净。

  望着空空如也的巨坑,铜影看向坑底。

  铜雷顺着铜影的目光,哀嚎道:你不会想让我掘地?

  “不行,不行,他们肯定死了。”铜雷不断摆手。

  好在铜影也没有真的丧心病狂的让他掘地三尺,可心中就是还有疑惑。

  他抬头眺望,很快锁定一个方向,那是路震栓马车的方向。

  大步走去,来到一歪脖子树旁,树下除了一坨马粪之外,什么也没有了。

  “影统领,这些孩童肯定死了,我们赶快回去复命。”铜雷也注意到这里场景,开口说道。

  他们已经耽误了太多时间,下去还要把孩童送走,现在这批孩童丢了,要再去找。

  他不知道铜影为何就这么在意对方的位置,回去报告一下不就行了,找不到肯定身死了。

  铜影看着地上的车辙,若有所思,顺着印子拔腿追去。

  “什么玩意。”铜雷独自在空中凌乱,不知铜影心中想啥。

  他轻骂一声,转身返回,思考回去之后汇报措辞,怎么能把功劳揽自己身上呢?

  穿过十几里杂草丛生地带,青葱之色渐退,露出干黄的大地,在走一段路程,就是宽阔的大路,车辙印交错。

  铜影追到此处,已是管道,不在只有一条车印,望着横七竖八的印子,线索断了。

  顺着管道,目光一直向前,他看到的碧蓝的天空,那是。他身为铜仙会的高层,对铜仙会的麾下城镇还是了解的。

  风岩镇是花语城最偏僻的城镇,里面以出土海产为主,再无别的希贵物品。东海最不缺的就是海产品,所以这里并不富裕。

  他不知林铮身在何处,本能的却觉得林铮没有身死。

  风岩镇自然也是有分舵的,他径直前往寻求支援。

  铜影猜想的对,林铮确实没死,他睁开沉重的眼睑,看到青色的天花板。鼻中腥味极弄,像是腐烂的海草一样难闻。

  并且他浑身像散架了一般,手都抬不动,伤太重了,他清楚的记得铜影的刀光劈在他胸膛,直接贯穿。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呢?

  “你还真活了,我还以为你死定了呢。”

  林铮艰难的转头,就看到路震那肥肉横生的大脸。不只是他刘老汉,大飞和几个孩童都围在床边翘首以盼。看到林铮醒来,都唧唧咋咋,兴奋不已。

  “我。。。”林铮想问自己怎么活下来的,张开嘴,没有一点声音。又重重的喘着粗气,胸口火辣辣的,像要撕裂一般。

  “不要说话了,你们都先出去,他需要静养。”一个一席白衣,脸遮面纱的窈窕身影手持扇贝走进来说道。

  “知道了。”一众人听完,立刻走了出去。

  “蓝烟,等会能一起吃饭吗?”别人都走了,就路震赖在原地。

  “没空。”蒙纱少女徐蓝烟果断拒绝。

  “你就满足我这一个小小心愿行吗?”路震还不死心。

  “不行,你快出去,我要让林公子吃药了。”

  “我来,我来,这点小事怎能劳烦你呢?”路震夺过扇贝,凑到林铮跟前说道。

  他奋力的掰弄扇贝,怎么也掰不开。

  “不是这样的。”徐蓝烟拿回扇贝。

  纤纤玉指浮现一缕元气,手腕青丝像蛇一样游到指尖,在扇贝壳子上敲击几下,扇贝慢慢张开。

  两根粗壮的手指伸进扇贝中,扣除一团肉块。路震看着手中肉块,朝徐蓝烟憨笑两声说道:剩下的简单,我来。

  路震在扇贝肉中挤弄几下,一个指甲大小的黑色圆珠出现。

  他清洗几下,把珍珠送到林铮嘴边说道:张嘴。

  “这是黑珍珠,有清热解毒,恢复伤势的效果。”路震解释道。

  林铮鼻中窜起浓烈的腥味,他终于知道了房中的腥味从何而来,看来昏迷中没少吃这玩意。

  林铮张开嘴,吞下珍珠。入口腥臭,却是清亮,顺着喉咙一滑而下,直入胃中,清亮之意在胸口散开,火辣辣的伤口也好了不少。

  “蓝烟,你看。”

  “震哥,你出来一下。”就在这时,门外有人喊路震。

  路震脸色不喜,嘟囔一声,就走出去。

  “你好好休息。”徐蓝烟上前,看到林铮伤口狰狞,眼神黯淡,

  “谢谢。”林铮看着眼前明眸低声说道。

  徐蓝烟没有多言,关上房门,走出门外。

  林铮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就这样,一直持续了七八天,林铮除了吃黑珍珠之外,还用疗伤药,他的一条小命终于吊了回来。

  这几天除了徐蓝烟之外,刘老汉,路震,平仔等人不时前来探望他,也不无聊。

  在闲谈中,林铮知道了这里是何处。原来这里正是天绳堡的藏身之处。

  这里属于风岩镇地带,靠临海边,周围有很多石林,这里地理位置偏僻,铜仙城对这里的管辖很松,天绳堡等人才能有机会生存下来。

  又是明媚的一天,徐蓝烟照例为林铮带来药品,黑珍珠等物。

  路震在一旁见到机会,立刻帮忙,并和徐蓝烟搭话。

  这几日的情形,一直如此,林铮已经习惯,也不见怪。

  他已看出路震对徐蓝烟有心,可无奈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我以我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震哥,出来。”门外一个声音喊道。

  路震正在不停的和徐

  叭叭哒哒,听到有人喊,嘟囔说道:没完没了了,朝徐蓝烟说道:你等我片刻,等我回来在继续和你说。

  徐蓝烟看着路震的身影,无可奈何的摇摇头。现在路震走了,就没人替林铮敷药了。

  不过林铮的伤势也已好了一半,自己敷药也没问题。

  徐蓝烟看到林铮的举动,走出门外,轻掩门扉。

  林铮接过药膏,把身上伤口都抹一遍,伤口大多结疤,愈合不少。

  最麻烦的是胸口的伤口,胸口刀伤是铜影武技所伤,带有腐性,不好愈合。

  “啊!”伤口如撒盐,他闷哼一声,大汗淋漓的瘫在床上。

  “怎么了?”徐蓝烟听到林铮的惨叫,立刻进屋查看。


     (抗击新冠肺炎)粤连续4天报告“零新增望突破5000亿元,成为“上云用数赋智”第一梯队省份。北京市教委发现5名中小学在职教师在校外培训机构违规兼职取在他的带动下,不少邻里乡亲也开始搞起了果树种植。婂崡鍗庢棭鎶ャ嬭繎鏃ユ彺寮曡嫳鍥芥牸鎷夋柉鍝ュぇ瀛︾梾姣掔爺绌朵腑蹇冪梾姣掑熀鍥犵粍瀛﹁礋璐d汉鎴寸淮路缃椾集閫婄殑瑙傜偣璇技集团一院火箭弹道专家余梦伦说,在导弹和卫星的研制中所采用的新技术、新材料、新工艺、新方案,在许多方面跨越了传统的技术阶段。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chilltech-cz.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