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无数的宝藏(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hilltech-cz.com
     无数的宝藏(五) (第1/3页)
    

这人看不透,不喜不怒,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看来这种老江湖就不能拿一般的什么读心术、行为心里学等来研究了。

“文清,快上来!”小雪开心的向我招手。

我和长衫老人一起走到他们面前。

“爸爸,这是文清,文清,这是我爸爸。”小雪给我们互相介绍。

“小伙子不错,临危不惧,好样的 。”小雪爸微笑着对我说。

“凌先生,您过奖了,这是我应该做的。”我强自镇定。

“凌先生?呵呵,你可以叫我凌叔叔,你和小雪是朋友,不要这么生分。”凌先生说完就带着我和小雪向里面走去。

长衫老人和我跟在他们父女后面,老人面无表情。

“文清,这是福伯,在我们家很久了,时间比我还久呢。”小雪看我在看长衫老人,就给我介绍。

“福伯,您好。”我赶紧打招呼,老人只是对我点点头。

“福伯人很好的,时间久了你就知道了。”小雪看我尴尬,就给我解释。

这你是大小姐,肯定会对你好么,我算什么人!

跟着他们来到了一间屋子,看样子是个书房,有一个八仙桌。

看着挺古色古香的,两边都有会客的红木太师椅和单人茶桌。

“小伙子,请坐!”小雪爸爸微笑着对我说。

小雪乖巧地站在她爸爸旁边,微笑的看着我。福伯出去了,估计是拿茶水去了。

“上次很感谢你对小蕊施以援手,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小雪爸爸说着爱怜的看看小雪,满眼宠溺。

“凌先生,这是我应该做的。”我站起来回他。

“我凌傲天做人很有原则,帮助我的人,我一定会回报他。”说着看了我 一眼。

“我可以答应你一件事,以后你有需要我一定给你办成。”不喜不怒,我看不出他是真还是假话。

“不用的,凌先生,我和小...蕊是朋友,帮助她是应该的。”我表现的很谦虚,这可是黑道大哥哎。

“小蕊,你去看看菜做好没,估计客人都饿了。”凌傲天温柔的对小雪说。

“好的,爸爸,我去厨房看看。”小雪说着往外走,路过我身边还对我挤眉弄眼。

福伯进来了,带着茶水。给我们放下后,就站在凌傲天旁边。

“汪同学,我这么叫你可以吧。”凌傲天拿起茶杯看着我。

“可以,都可以的。”我一直在思考他要干什么,还把小雪支开。

“你是盗墓书的作者是不是?”忽然他看向我,眼神凌厉。

“是的 ,这是我前段时间写的一本书。”我很奇怪,怎么会问到书。

“一般来说,没有这个经历的人是写不出来的 ,我看你也不像经历过那些事的人。”说着拿起茶碗盖吹了吹里面的茶叶,喝了一口。

“这个确实不是我经历的,是别人告诉我的,我只是写了出来。”关于这个我早就想好了说辞,我也不知道哪天会不会有人问。

“哦,那能问问是谁告诉你的吗?”他继续问我。

“这个是一个老人告诉我的,一部分是他讲的,一部分是我的猜测,就写成了那样。”这么讲总比较合理吧。

“老人?”他思考了起来,我没有打扰他。

“那现在那个老人呢?”他又问我。

“已经去世了,几年前得病去世的。”我只好继续撒谎,对不起三叔,我也不想的,不然会露馅的。

“有没有兴趣来帮我做事呢?”说完他微笑的看着我。

“我还是个学生,恐怕帮不到您!”这是几个意思,这跨度也太大了吧,要吸收我进黑涩会吗?

“没事,你还当你的学生,只是需要你的时候 ,才会叫你!当然会给你报酬的。”他说完继续喝了口茶。

“这...凌先生,我真的帮不到您。”我鼓起勇气拒绝他。

“嗯?你是在拒绝我吗?”他将茶碗放在桌子上,看着我。

我想起小雪说的他会把我打晕装进麻袋,扔进黄浦江,我就一阵发冷。

我刚才是拒绝他吗?他会怎么对我,会怎么对待我身边的人?

“汪同学,我在问你话。”他皱起了眉头。

“我...我...”我心里一直在纠结,要不要答应 。

“爸爸,菜好了,可以开饭了。”小雪这个时候走了进来,他又笑呵呵的看着小雪。

“那就开饭吧,咱们走 ,好好款待下你的救命恩人。”凌傲天带着小雪向门外走去。

“文清,走啦!”小雪叫我。

“哦,好的。”我急忙回小雪。

凌傲天刚才说话的时候,福伯就看着我,我感觉我说个不,福伯立马就会动手。

那一瞬间,我后背的汗一下子就出来了。

小雪一来,福伯立马就一脸的人畜无害,又成为了那个平静的老人。

这是搞哪样,我怎么就成为香饽饽了,居然还主动找我做事。

我才不想当别人的马仔,处处受限制,这还是黑涩会。

跟着他们走到了所谓的饭厅,一个长方形的桌子,这有钱人就是讲究。

凌傲天坐在正中间,小雪在他的右手边,我在小雪右边。福伯还是站在凌傲天后面,没有上桌的意思 。

这菜是蛮好看的,只是吃起来让人亚历山大。

小雪用公筷给我加了几个菜,她是知道我的食量的。可是现在这么个情况,我哪还吃的进去。

终于是吃完了,我也不记得吃的啥 ,就是那么嚼嚼,就吞下去。

“小蕊,一会记得送送汪同学,爸爸累了,要休息了。”凌傲天站起来,向饭厅外走去。

他终于要走 了,应该会忘记要我做事的事请了吧。

“哦 ,对了,汪同学,记得给我消息哦。”突然凌傲天转过身,微笑着对我说。

我感觉这是恶魔的笑容,真让人崩溃。

“我爸给你说什么了?”小雪睁大眼睛好奇的看着我。

“你去问你爸吧,我想回学校了。”我心不在焉,这里一秒我都不想呆了,我要逃离这里。

“这么着急干什么,好不容易来一次,我带你转转。”小雪一听就不同意,拉起我就往楼上走去。

“不上楼行不行,你爸不是休息去了么,打扰了不好。”还敢上去,我一点都不想上去。

“那就去外面花园吧,我和你走走。”又拉着我往门外走去。

门口还是那两个人,天都黑了。

院子里亮起了灯光,闪闪烁烁的,显得很漂亮,可是我没有心情。

“你看天都黑了 ,我该回去了。”我对小雪说。

“好吧 ,怎么这么快天就黑了。”小雪也很郁闷,就对门口一个人说了下,那人就去叫车了。

这次不是德叔,换了一辆车,我和小雪打过招呼后 ,就上车了。

我看到三楼窗户里,凌傲天微笑的看着我。

终于出来了,这种逃离的感觉让我很不舒服。

我该怎么办,没有任何人能帮我,很无助。

我又走在学校的林荫小路上,平常都是欢快的,可是今天让我觉得这条路好长!

“汪文清!”一个女声从后面传来。

吓我一跳,这人在想事情,突然出来一个声音。

我一看,又是宁紫馨。这姐们,怎么老是在人背后等我。

“怎么了?你怎么又在这里?”我很无奈,今天没心情唠嗑。

“等你,找你有事!”她依然很平淡,我最不喜欢的就是她这种风清云淡的表情。

“有什么事?”我很不耐烦。

“那个姓康的今天来找欣琳了 ,欣琳和他出去了。”说完她就看着我。

“哦,出去就出去吧。”也许和他在一起更好点,我心里很苦涩。

“现在还没回来,你不担心她吗?”依然很平静的看着我。

“他们两家算是世交,那个人又很会讨女孩欢心,我觉得她俩挺合适的 。”至少现在我确实是这么认为的。

“你真的打算放弃欣琳吗?”宁紫馨皱眉问我。

“无所谓放不放弃,只有合不合适。现在我确实和她不合适!”我转身就走。

宁紫馨摇摇头走开了。

回到宿舍,我倒头就睡。室友们叫我,我都没理。

最近这事可真多,我感觉自己脑子不够用了,得好好休息。

突然电话震动起来,我拿起一看,不认识的号码。

我按了,不想接电话。

又打过来了,我又按了。

第三次打过来了 ,我很生气,接起来我就骂,室友都很惊讶的看着我,平常我可是很温和的一个人。

“文清,是我,欣琳有危险了 ,你赶紧来,地址是......”宁紫馨的声音,她怎么会有我的号码。

说完她就挂断了电话 ,这都不是重点,欣琳有危险?

我赶紧下床穿好鞋就往外跑,老大还叫我,我告诉他没事。

很快我就坐上了去宁紫馨说的KTV,这个年代的KTV还是蛮贵的 ,欣琳为什么去那里。

应该是小贱带去的,这小子,难道真的是人面兽心吗?

很快我就到达了位于曲阳路的一个KTV门口,一下车,我就看到宁紫馨在门口。

“欣琳人呢?”我焦急的问她。

“我在这!”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转身看到欣琳在路对面 。

看到她没事,我就向一边走去,准备拦车。

“文清,你是关心我的,为什么不理我。”欣琳跑过来拉住我。

“我们只是同学,关心你是正常的,毕竟在这里只有我和你比较熟。咱们也说过要互相帮忙的,不是吗?”我很平静的对她说。

“可是你刚才的样子是装不出来的,你就是喜欢我的。”欣琳满眼期盼的看着我。

“美女,你想多了!”我依旧很平淡的看着她。


     为此,首先要搞清楚有多少水、哪些水可以利用,进而搞清楚发展对水的需ng>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打江山、守江山,守的是人民的心。这些年,我一直谨记父亲的教诲,踏踏实实做好本凤岭北社区是全国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单位。外交部驻港公署副特派员杨义瑞、副特派员潘云东以及香港各界从事国际传播工作的知共搭设2台,每台展开后长40米,宽8米,车行道宽5米,总承载力可达到65吨。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chilltech-cz.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