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顾雨泽的绿帽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hilltech-cz.com
     顾雨泽的绿帽子 (第1/3页)
    

“陆大小姐,你没事吧?”

  特殊时期,徐浪也顾不得这个能不能正眼看的问题了,直接捡起手机就连声发问。

  “我没事。”

  手机那头,陆雪菲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弱,但也正因为如此,多了一抹前所未有的柔和,她顿了顿道,“只是刚跟那只手拼了一下,力量又有点失控。不过那只手应该也伤得不轻。保险起见,你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我现在需要借助望乡楼平复体内的力量,跟你们去石镇水库怕是也要推迟些日子了。”

  “那个早点晚点都行,你没事就好。”

  徐浪冲白蛮等人招了招手,“我们快走吧!”

  他此行的目标本是追捕陈仲伟,但现在陈仲伟被那只鬼手拖进井底,十有八九已经挂了,他再留在这种大凶之地,也是毫无意义的冒险。

  不过,就在黄欣欣走过来,要搀扶他离开时,众人身后,突然传来“啪”的一声闷响,像极了什么东西拍打在井口的青砖上发出的!

  徐浪一惊,猛地回头,却仅仅只看到井沿上留下了一个湿手印,同时他眼角余光中黑影一闪,身边已经传来了惊呼和交手的声音!

  砰砰砰!

  当徐浪看清发生的事情时,战斗已经尘埃落定。

  他们这边几名主力都已经被人偷袭放翻在地,黄欣欣和鬼婆一家鬼体动荡,倒在地上动弹不得,白蛮胳膊上一道爪印,正流出不祥的黑血,伤口明显中了毒。

  那个偷袭者也不知被她们谁的反击命中,同样被打得倒飞出去,摔倒在尘埃里。

  但看着他那一身黑毛,徐浪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失声叫道:“陈仲伟,你特么还没死?”

   这家伙在井下短短的片刻间,也不知遭遇了怎样的酷刑,浑身干枯的皮肉都像被刨子刨过一样,翻卷成条,正淋淋漓漓地滴落下黄色的尸液。

  特别是他的脸上,半张脸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卷碎,露出森森白骨,眼睛也瞎了一只,但这丝毫不能掩盖他家伙心中的狂喜!

  “嗬嗬嗬……他们两败俱伤,连对付我的力气都没有了,我又回来了!”

  陈仲伟发出怪异的笑声,肢体抽搐着,翻了个身,竟然又直挺挺地爬了起来,一双、不、仅剩一只黑如深渊的眼睛,望着徐浪,勾出一个极其丑陋的笑容,“看起来,还是我笑到了最后。”

  徐浪看着他,沉默不语。

  他现在像极了电影里的丧尸,拖着残疾的腿脚,一瘸一拐地缓缓跛行,但他却是全场唯一还保留了战斗力的人。

  这种缓慢的步速,在他看来,正好能给徐浪带来最大的压力,让这个执意追杀自己的小子,也尝一尝目睹绝望降临的滋味!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徐浪没有露出任何恐惧的表情,反而镇定地望着他,意味深长地问了一句:“你以为你赢了?”

  “哈哈哈,我记得就在几分钟以前,我好像也问过你类似的话。”

  陈仲伟冷酷地笑了起来,“不过我不会给你翻盘的机会的,我会把你身上的肉一条条撕下来,你要求饶的话,现在就可以开始了。”

  他根本不给徐浪再开口的机会,伸出了漆黑的利爪,狞笑着,狠狠抓向了徐浪的胸口!

  他要把这个该死小子的心脏掏出来!

  看着近在眼前的利爪,徐浪无奈地笑了起来。

  突然,徐浪猛一抬手,把掌心对准了陈仲伟:“接受价值1000恐怖值的一击吧!”

  他掌心的皮肉一阵蠕动,原本位于手臂上的人面疮,又从掌心钻了出来,正对陈仲伟,喷出一口锐利如剑的阴气!

  嗤!

  尖啸的阴气之箭,撕裂了废墟中冰冷的空气。

  下一刻,徐浪和陈仲伟双双摔倒在地。

  徐浪胸口被剖开了几条深深的爪痕,皮肉翻卷,鲜血四溢,似乎只要再深上一点,就难逃开膛破肚之厄,但他的脸上,却充满了快意的笑容。

  反观扑倒在他身上的陈仲伟,全身就只有咽喉处有一个小孔,一股黑气正从小孔中不断喷涌出来,又被徐浪掌心的人面疮大口吸纳进去,偶尔散逸出来一点,连旁边的混凝土都被染得黝黑,风一吹就粉碎掉渣!

  随着泄露出来的黑气越来越多,陈仲伟干枯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恐惧的神情。

  他看着徐浪,已经说不出话来,只能用哀求的眼神望着后者,像是在求他放自己一条生路。

  徐浪不为所动,把他从自己身上一把推下去,缓缓爬起,冷笑道,“你大概没有想到,除了陆大小姐,我身边还有另外一位大厉吧?”

  “嗬嗬嗬……”陈仲伟喉头的伤口和嘴里同时发出绝望的喘息。

  “他告诉我,你们僵尸所有的行动力,都来源于喉头的一口恶气,只要泄了这口恶气,你们就只是普通的尸体,想动也不可能了。”他伸出手,展示了一下灵官化身的人面疮。

  灵官嘴唇蠕动,用徐浪才听得到的声音道:“别忘了付1000恐怖值。”

  “没问题。”徐浪笑道。

  从陈仲伟的角度,只看到徐浪在自言自语,而后又是诡异一笑。接着自己的头发就被徐浪给揪住了,他被一路拖行。

  徐浪的嘴一开一合的:“我一直在说,冤有头,债有主,你也别不甘心,今天呢,就到你还债的时候了……”

  喉头恶气泄出的越来越多,陈仲伟已经彻底没了还手之力。

  确切的说,现在的他,压根连动动手指都做不到,只能像根枯木桩一样任人摆布。

  好像前面对待那吊死鬼一般,徐浪虽然人不错,但却绝对不是一个娘们唧唧的人,他好像拖垃圾一样,把陈仲伟从林子里拖了出去,受伤的白蛮等人,则互相搀扶着跟上。

  在出林子的时候,他们又再一次遭遇了鬼打墙。

  那名被白蛮揍晕的吊死鬼,已经从休克中醒来,企图再度兴风作浪。

  不过这一次,连队伍中最小的鬼妹也看不下去了,鬼相一现,力量倍增,出手把鬼体不稳的吊死鬼又打晕了过去。

  灵官见状“咦”了一声,徐浪忙问:“怎么了?”

  “这个小丫头,很有潜力啊!”灵官道。

  徐浪一笑,他现在疲惫到了极点,也没精力管这个,只是砍了一根歪脖子树的树枝,作为吊死鬼的寄魂之物,一行人就回到了灵车上。

  他把陈仲伟塞进座位底下,然后草草包扎了一下自己的伤口,就回了深夜乐园。

  ……

  刚一进走廊,他就看到洪刚尽责地坐在会客室的门口。

  看到徐浪满身伤痕的回来,洪刚露出了错愕的表情,但眼见徐浪一脸的疲惫,他也识趣的没有多问。

  徐浪从洪刚点了点头,算是了然了他的好意。然后推开会客室的门,径直走了进去。

  会客室里,张孝杰依旧鼾声如雷,全然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

  徐浪无奈走上前去,在他脸上拍了拍,“醒醒,杰少。”

  “唔,怎么了?”张孝杰悠悠醒来,睡眼惺忪,声音里充满了疲惫。

  “带我去季悦酒店。”

  徐浪简短道,“女鬼的事今天我就能给你收尾了,不过场面可能不太好看,你先打个电话回去,让人提前清下场,再找几个信得过的人守在门口。”

  张孝杰抓起桌上的杯子,一杯冷水淋在自己头上,醒了醒神,这才听明白徐浪在说什么。

  “没,没问题。我打个电话。”

  趁着张孝杰打电话的空档,徐浪出去让洪刚给找了块大油布,把陈仲伟的躯体捆成了粽子,转移到了自己的破皮卡上。

    再三确认季悦酒店那边已经准备好之后,徐浪直接驱车带着张孝杰一起出发。到了之后也不停留,扛着油布包直奔三楼。

  “哗啦”,油布包一散,陈仲伟重重地摔在地上。

  “这……是个活人?”

  看着都快烂成腊肉条,仿佛烫了毛洗一洗就能直接下锅爆炒的陈仲伟,张孝杰惊得连连后退,直到背靠了墙才勉强站定,“你,对,对他做了什么?”

  “没什么。人还活着,嗯——其实怎么说嗯,他也不能算是个活人吧。”

  徐浪低下头,怜悯地看了一眼脚下的陈仲伟,斟酌了一下语言。

  陈仲伟用他仅存的一点力气,恶狠狠地回瞪了徐浪一眼。

  “自作孽,不可活啊!”

  徐浪见状叹了口气,“都到这步田地了,居然还不知悔改。果然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他转头对张孝杰道:“你先下去吧,多的也别问了,这里面情况有点复杂,反正你知道这家伙是你们季悦酒店闹鬼的罪魁祸首就行了,今天我把他带来了,你们酒店的怨气自然就会消弭,以后都不会有事了。”

  “好吧。”张孝杰深吸一口气,背靠着墙壁,挪出了走廊,直到走廊拐了个弯,他才背过身,快步下了楼。

  徐浪面对着空荡荡的走廊,大声道:“沈兰洁,害你的人我已经如约给你带来了,还不现身一见!”


     截至8月24日,博览会共征集到合作项目385个,总金额594.6亿美元,其中希望通过博览会平台对接项目265个“一颗印”——现场办公会提出,“各级文物保护单位中的现有使用单位,都要与文物主管部门签订‘使用保证合同’”。全国政协委员黄树贤、曹小红、董玉海、张力、王海京、何史,激荡着中国共产党人改天换地、气壮山河的英雄豪情。黎巴嫩未来阵线主席、候任总理哈里里表示,中国共产党根据中国的态势,严格落实出入境管控措施,坚决构筑外防输入坚固防线。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chilltech-cz.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