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力斩强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chilltech-cz.com
     力斩强敌 (第1/3页)
    

  

  “再……再来!”

  

  身上插着三把尖刀的楚白颤抖的向楼顶的白沙再次要求道。

  

  但这次,天空中却没有银芒再次落下。

  

  楚白知道是白沙担心他的安危而不愿再掷,但是这次真的只差一点了,他在刚刚已经明确感受了灵素,只要再来一次,一定……一定可以真正激发思维加速!

  

  “白沙!!!”

  

  楚白仰天狂吼。

  

  狂吼中,身体牵动被刀刺入的伤口,大股鲜血从中涌出,几乎把楚白染成了一个血人。

 

  白沙凝视着楼下满身是血的楚白,以她的目力,她甚至可以看清楚白咆哮表情中的不甘与请求。

  

  思考了片刻,白沙决定再掷出最后一刀,掷完这一刀,无论之后是什么结果,无论楚白之后会怎么埋怨她,她都不会再掷。

  

  作出决定后,白沙就用尾巴卷起一把厨刀,用前几刀掷出来的经验,朝楚白扎着马步的左腿掷了出去!

  

  刹那间,银芒闪动,朝着楚白大腿急射而下。

  

  而在银芒行至半空之时,忽然天边刮来一阵疾风,虽然极速飞行中的厨刀带有极大的动能与惯性不惧这阵疾风,但宽阔的刀身依旧受到了一丝影响。

  

  只见原本是朝着楚白大腿飞去的厨刀,在这阵疾风的影响下,轨迹竟然偏移到了楚白的头颅!

  

  楼下的楚白汗毛瞬间炸起,原本就感觉站在悬崖口的他,这个瞬间仿佛是最后一丝立足地也消失了,整个人向无尽的深渊跌入。

  

  与此同时,楚白身上的所有空白意识在这一刻与楚白共鸣,化为更加浓郁的黑暗向他笼罩。

  

  楚白不知道这一刻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浓郁的如同黑暗的恐惧与绝望深深的向他包围。

  

  他看不到银芒,看不到楼顶的白沙,看不到天空,看不到希望,仿佛命运已经在这一刻被决定。

  

  无力与绝望淹没了楚白的心底。

 

  就在他呆滞的凝望深渊之时,一抹银白刺破了黑暗,然后迅速在他眼前放大。

  

  “这是……什么?”

  

  楚白被绝望与恐惧麻木的大脑闪过一道念头,不过下一个刹那,楚白就明悟过来:

  

  “这是……刀尖?!已经到了我眼前的刀尖?!”

  

  “我要死了?!”

  

  “不!!”

  

  楚白瞬间狂吼起来。

  

  这一刻,将死的恐惧与无力的绝望在这一瞬间彻底爆发。

  

  “我还不能死!!”

  

  “给我慢下来!!”

  

  一股强烈到极致的求生欲在楚白身上爆发。

  

  绝望与求生。

  

  两种正反相对的强烈情绪在楚白心头升腾,空白意识也被迫化为两股,分别与之共鸣起来。

  

  楚白感觉心中的绝望与希望好像一对不断对抗的坚盾与利矛,在这种矛盾对抗中,楚白的精神被推向了极致!

  

  在这种极致精神刺激下,楚白大脑中的赤红灵素完全苏醒了!

  

  在这一刻,楚白再次体会到了那熟悉的时间迟缓感,无数的信息被他出色的动态视力所捕捉,灌入他的大脑,然后被他加快了数十倍的思维所理解、分析。

  

  最后体现在楚白眼中就是,他感官中的时间流逝感缓慢了近十倍!

  

  “我做到了!我做到了!”

  

  楚白心中狂喜。

  

  可还没等他狂喜多久,厨刀锋利的刀锋就刺入了楚白的左眼!

  

  十倍的减速,不过是把0.01秒的时候,拉长成了0.1秒,根本无法改变楚白被刺中的命运!

  

  唯一幸运的是,在最后时刻,楚白的本能再次救了他。

  

  在厨刀刺入他左眼的瞬间,楚白身体强大的本能,让他的头颅往左稍微侧了侧!

  

  就是这微微的一侧,让本来要直接刺入大脑的刀锋,往左歪了一分,往颅内左侧刺去!

  

  “啊!!!!”

  

  楚白痛苦的大吼起来,巨大的痛苦同时刺激了楚白还没褪去的恐惧。

  

  这一刻,颅内的痛苦完全盖过了楚白的思维,他几乎失去了思考能力,身体中只剩下了痛苦与最本能的恐惧。

  

  在这种纯粹到几乎达到本能的情绪下,空白意识与楚白的意识进行了最深层次的共鸣。

  

  在这种共鸣下,两者几乎达到了合二为一的地步!

  

  在这一刻,空白意识与楚白不再分彼此,祂与楚白真正意义上的融合在了一起!

  

  也是在这一刻,楚白与赤红灵素之间的隔阂被打破了,产生了一股冥冥中的联系,仿佛是与空白意识融合,让楚白获得了对赤红灵素的某种权限。

  

  在这种权限下,赤红灵素与楚白之间的联系不再依靠楚白被动的精神刺激,而是成了赤红灵素在与楚白交相呼应!

 

  但这一刻的楚白并没有认识到这一点,痛苦与恐惧完全占据了他的心灵。

  

  楚白是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

  

  他能感觉到冰冷的刀锋在自己颅内搅动,极致的痛苦在自己神经中咆哮,死亡的恐惧在自己心底蔓延。

  

  忽然,楚白的耳边传来轰的一声巨响,他身旁的一辆废弃车辆被砸出一个大坑,不一会儿,一只大白猫从里面一瘸一拐的蹿出,心急如焚的朝楚白奔来。

  

  白沙与楚白只要靠近一段距离,之间就会产生一股楚白自己也说不上来的神秘联系,在这种神秘联系下,楚白与白沙之间可以相互理解彼此的语言,还可以相互感知对方的存在,甚至连一部分情绪都可以共通。

  

  白沙的到快速靠近,让这份神秘联系得以联接,让楚白感知到了白沙,同时打破了楚白身上的这种极致的恐惧状态!

  

  极致状态的被打破,好像是容器打出了一个缺口,被共鸣出来的极致情绪马上出现了回落,理智与思维慢慢出现在楚白身上。

 

  “白……白沙……”

  

  楚白捂着中刀的左眼,用仅剩的右眼,虚弱的看向白沙。

  

  白沙看着慢慢恢复神智的楚白,带着晶莹的双眼中马上露出喜悦的神色,她舔着楚白的额头,嘴里不断发出呜呜的叫声,似在向楚白道歉。

  

  “笨蛋……白沙,你……怎么哭了……你有……什么好道歉的……不都是我自己要求的吗,反而我应该感谢……你,最后一刀……简直神来之笔……托你的福……我最后用出了……思维加速,所以……你不用道歉……也不用感到自责……”

  

  楚白艰难抬起头,努力的想挤出一个笑容来安慰白沙,但是眼眶中的剧烈疼痛,让他暂时失去了控制面部表情的能力。

  

  看到眼眶被刺进半把刀,半张脸都是血,即使如此,依旧还想着安慰她的楚白,白沙再也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豆大的泪珠从她如宝石般的双眼中奔涌而出。

  

  白沙感觉自己的心好像裂开了一般难受,即使过去一起流浪时的伙伴小黑死去时她都没这么难受过,不,或者说比那个要难受十倍,一百倍!

  

  白沙不知道的是,她现在的这种情绪被叫做悲伤,体会到的被唤做心痛,感受到的被称呼为爱!

  

  她只知道,她不想楚白死,也不许他死!

  

  我去拿灵素液!

  

  你不要死,楚白!

  

  不要离开我!

  

  白沙疯了一般朝路灯跑去。

  

  “这么……漂亮的眼睛……流泪……真是太可惜了……”

  

  看着白沙模糊的背影,楚白嘴里的呢喃声越来越轻。

  

  刀锋的冰冷在他大脑中蔓延。

  

  虽然厨刀歪了一下没有直接刺入楚白大脑的深处,但大脑毕竟是大脑,即使只是大脑左半球边缘的受损,依旧可能会致命!

  

  再加上,之前极致的恐惧让楚白的心跳与血压升到了有史以来最高水平,导致了楚白现在颅内出血速度也达到了最高峰!

  

  大量的颅内出血正在慢慢夺走楚白的生命。

  

  不过,白沙并没有让楚白久等。

  

  不过二十秒,白沙就带着灵素液回到了楚白的身边。

  

  但此时楚白已经陷入了弥留。

  

  楚白!楚白!

  

  白沙尖叫起来。

  

  楚白嘴唇动了动,右眼努力睁开一条小缝隙,很很快又缓缓闭上了。

  

  白沙心急如焚,顾不得节约珍贵的灵素液,直接往楚白嘴里倒去,但刚倒了一些,白沙就发现楚白已经失去了吞咽能力!

  

  白沙急得团团转。

  

  忽然,她想到了过去楚白会把灵素液直接倒在伤口处来加速恢复,就病急乱投医的把灵素液倒向了楚白插着厨刀的左眼眶。

  

  灵素液顺着楚白的伤口缓缓往楚白大脑流去,白沙嫌灵素液流着太慢,尾巴卷住插在楚白眼眶中的厨刀刀柄,就想拔出来。

  

  可还没来得及用力,楚白的手却搭在了她的尾巴上,然后就听到楚白艰难的说道:“笨蛋……白沙,你要是……现在给我拔了……你就可以……直接给我挖坑埋了……”

  

  白沙看到楚白醒来,大喜过望,也顾不得楚白嘴里话中的意思,本能的伸出舌头想要去.舔楚白,但忽然想到自己舌头上的倒刺,又生生忍住了。

  

  现在该怎么办?你流了很多的血!

  

  “让我……恢复一会儿,刚刚……你往我嘴里倒的灵素液……现在已经起效了……”

  

  楚白精神稍微恢复了一些,连话也顺畅了不少。

  

  又过了几分钟,楚白精神又好了一些,他能感觉到自己大脑内的赤红灵素此时正泛着星星点点的红光,知道是祂正在努力恢复自己受伤的大脑。

  

  “可以了,白沙,你慢慢的,慢慢的把我眼睛里的刀拔出来……嘶……没事,没事……我忍得住……”

  

  白沙用尾巴卷住刀柄,小心至极的一点点挪动着厨刀。

  

  楚白感觉不到自己大脑恢复情况,他的暗劲还达不到感知大脑的地步,但是他可以感知大脑中的赤红灵素。

  

  不知为什么,楚白现在可以轻松的感知到自己大脑中赤红灵素的存在,无数星星点点的赤红星点在自己大脑中闪耀。

  

  当楚白把精神集中到左眼眶时,一个扇形的灵素空白区出现在楚白的感知中,楚白知道,这就是刺入自己大脑中厨刀轮廓!

  

  

 

  

 

 


     大桥贯通了湖南、重庆、贵州等省市的几大高速全已成为国际安全领域面临的新的课题与挑战。担当和作为是一体的,不作为就现,中国共产党迎来百年华诞。过去一百年,我们党团结带领人民推进革命、建设、改革rong> 更好实现住有所居。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chilltech-cz.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